个人简介

朱荣耀 字泓睿,别署泓子。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山水专业。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文化部中外文化交流中心国韵文化书画院特聘画师,浙江省中国画家协会理事,浙江画院山水画研究员,浙江当代中国画研究院画师,香港国际画院山水画专业委员会副主席,台湾国宝画院荣誉院长,桐乡市美术家协会主席。 详细
作品
朱荣耀作品
朱荣耀作品
朱荣耀作品
朱荣耀作品
朱荣耀作品
朱荣耀作品
艺术家评论
水墨江南我笔先 当代水墨画家朱荣耀画作解读 文/王学海


大凡一位名画家的诞生,总是首先得益于他身处的故里有乡贤名士的指点教化,然后在点拨中滋生悟性与技巧,雕琢成器。朱荣耀先生亦正如此,他于少年时就得益于故乡画坛之翘楚刘雪樵先生的指教,钟情江南烟雨山水,浓墨淡彩,神鹜八极,于学习中创作,于创作中升华。一九九七年辽宁美术出版社出版的《朱荣耀水墨世界》,便是一个历史的艺术缩影。


这是一个墨与彩的世界。江南的树,江南的屋,江南的烟云,江南的流水,在他的墨韵里流动,在他的色彩里生趣。古人代有《寒江独钓》图,然在荣耀的笔下,寒江是暖的,独钓的老翁坐在湖边的黑土地上,依江(湖)垂钓,隔江(湖)是一畦绿油油的草地,鹭鹚飞鸣,春草涌动,蓑衣在绿色中生暖,钓杆在回水中滋情。如果说寒江独钓是一种超脱的士风,那么,荣耀的春江垂钓便是一种野逸的悠情。


再来看水乡的小屋,荣耀先以线勾,再用则锋画出依水而建的江南小屋,小屋体形的憨厚拙态,还是一份日出而作、日落而归的心情。以流畅的线条营造的鱼船上,晾起的鱼网高高翘起,宛若音乐在水中的节奏。两只鱼鹰神态悠悠,诗意般地平视静流的湖水。几片浮萍,一簇桂花,会应天上的飞鸟,真是截一段江南之秋。


江南的村落,最为隐秘是烟雨。《一点炊烟竹里村》是荣耀这个时期的佳作。画面的境界高雅脱俗,勾描的人物与景物古色生香,边衬的点墨流韵生动,青翠的竹林生机盎然,于烟云中更具清灵飘逸。在这幅画中,除了水那边滩头施于水墨,整个的农舍翠竹、鱼船衔鱼鸟,均以淡墨绿和以水墨再化之的更淡约的绿色绘之。然在这淡淡的绿盈盈的色彩中,我们的眼光又会被其中的水墨勾划的印痕所感动,所吸引。


而这一切,全聚焦在一个红身小村姑的点缀中生性灵动。过了十多年今天我们再来回顾这幅画,也会油然想起朗朗的钢琴配之父亲的二胡在演奏《赛马》时的那份激情和艺术的灵动。同样,更为引人注目的是《飞入寻常百姓家》,这也许是这本画集中唯一的一幅纯水墨的作品。在三分之二的留白中,依水而起,错落有致的是一排隐于烟云中的江南水屋,一座石拱桥连着外面的世界,但这里的黎明抑或暮色均是静悄悄的,只有一行白鹭,兴许会给村落的生活带来几滴遐思。


听听水声,讲讲故事,东家的长,西家的短,这就是村落生活的主旋律,这就是寻常的百姓,普通的生活。而这一切,荣耀是以亲身体验的几十年的感悟,不着色彩用水墨把它纯朴地本色地表现出来。尤其值得关注的是荣耀在这里的笔墨,写意得实在太绝了。那屋架的中锋连线,屋面的侧锋勾成,以及比邻似屋非屋,状如荷叶施展的晕染连缀,浓墨中丰厚华滋,淡墨里漾荡春意,水气与朦胧并行的气势,已先具水墨江南的前行墨痕(十年后浙江始有“山水浙江、水墨江南”的正式提出)。


时代的进步有时不依时间的规律,十年后的荣耀亦是如此。画家审美能力的提高,在于作品施之形式的变化以及整个画面境界的别样风情。同样是线条墨色,同样是自然山水,创新的胆识和墨韵的新意,于进取中出新见,于原色中显新貌。这正若“没有不美的女人,只有还没觉醒的女人”一样,画面境界的提升,勾描着笔线条的娴熟及其别开生面的运用,就看你如何找到属于自己的创作语言。十年后的荣耀,他确是做到了这一点。


人与自然的关系,是一个生活与人的关系,更是一个文化感染与哲学之思考的关系。荣耀第二本画册(《朱荣耀画集》,上海书画出版社)中《雨后》于荣耀的笔墨是又一个新的开端。纵横高叉的树枝,显示荣耀用墨的线条,这不是单纯的画,而是在用书法的线条画树枝。所以支撑天地的树杆也好,招展天宇的枝叶也罢,笔笔有神,条条是力,这在雨后,更具生机。


雨后天空更加朗爽气清,表达这个自然美景,荣耀与众不同的艺术手法是用树杆的撑天来展示天高气清,用枝叶的伸展高叉来显示勃勃生机。也就在这情景之下的留白处,云白雾清,溪水淙淙,泛舟鱼歌,下田锄禾,构成山水江南的一幅柔曼飘渺的写照。高明的荣耀还不满足于此,他刻意让雁群时落枝头,时起飞翔,一静一动,一栖一飞,给画面添上了浓重的文化色彩与哲理思考,同时,也升华了该画的境界。


值得指出的是,在技巧上荣耀也用心为之。为不使雨后的天空白得有些苍凉,他让微许的浓墨似云如烟地散落于画面,又用淡墨自上而下略聚右侧,好让伸展天穹的树枝有着坚实的依傍。对意境的追求,是表征中国水墨画的一种价值判断。中国水墨画的脉络千年续连,而其中的审美情趣又因时代而各不相同,《溪浴图》正是传承旧墨,创新情趣的一种尝试。


荣耀用点皴层叠之法,让树与石融合于一体,于树中见石,石上生树,并让其水流环绕,产生动感。如果仔细审视,深黑色的树杆似筋骨隐隐具呈,更见苍劲。同样,奇崛的泥石被点皴而成,更显滋润。而在山青水秀的另一端,三位村姑轻松洗浴,给寂静的山溪,增添了一份喧嘻。微波潺潺的溪水,曲线优美的裸身,在现实的山溪中,诗意般地荡漾起来。说到曲线,曾有线随心走之言,这是因为中国画的线条中,深寓着文化的内涵。你看,荣耀笔下树杆的粗线,村姑身体的细线,水波荡漾的横线,反映着物质、力量、世界与心情。


它是世界的外在与人心的内在,共同融化成一种独特语言的表现,是画家的灵魂行走在中国水墨画中的一种造型方式。有了这样的认识,我们审美的眼光就会和《溪浴图》一起生动起来。以此再看《云山遇知音》,既可见出荣耀在临摹古人时化下的功夫,也可感悟由扎实功底下开拓创新的画面境界:古根鳞石苍劲有年,散散枝叶天幻其境,以散淡又飘逸的墨色点缀天地之色,由此引出谈天论道的古人,虽于画中只小小两点,却照样似中枢般能牵扯天地。而此中魔法,就在于文化。以笔墨载道文化,以文化丰厚笔墨,荣耀在《云山遇知音》中让境界说出了它的艺术价值。


2006年由中国美术家协会编辑出版的《艺术家名片图册——美术家朱荣耀》,则是荣耀艺术创作史上的第三个里程碑。在这里,她给我们的感觉是:荣耀又变了,他变得更加深沉,更加江南化了。画册的第一幅《春绿染尽几家人》,明显地表征荣耀近年汲纳西方绘画精要,又更娴熟于水墨的文化运用。整幅画予人的美感,是青气透亮,多层次中产生光影的透视效果。它可以是平视的,又可以是俯视的,上下远近的距离与造型,靠水墨与线条的流动立体地支撑着。水乡的江南烟波浩淼,江南的水乡湖港连着阡陌。


在这样独特的胜景中,于屋于湖长起连天的树,似风舞柳拂般的线条勾起树身,再以尖锋细密淡淡地点缀起嫩叶,虽没有绿颜色的涂抹,却确实已经是春绿了,中国水墨画的奇特,就在于这鬼使神差之笔对水墨的巧妙运用,并由此化出四季的风云与人心的多种感受,所谓神来之笔是也。荣耀在这里做到了。疏密有致,浓淡有序,黑白有分,布局有理,这就是《春绿染尽几家人》的四个特点。《一潭春水几家人》,则就着墨不一样了。在该幅画中,荣耀以自己的笔墨功夫在这里“打座”。


昔黄宾虹先生,曾在浓墨的点染中分出层次感,成为画坛一大创新。荣耀在这里用侧锋匀涂浓墨,在几层墨色浓淡与留下的白痕中见出空间的张力。两排水阁房子取不同朝向,给画面造成一种复杂多变的复调效果。一条留白的亮色自天向水,水天相连,于墨色中更显亮丽,而这,就是春水,文化的春水。说她文化,是因为春天在画家的笔下总是绽放的,裸露的。而这幅春水图,在荣耀笔下,却貌似封闭的,深沉的。中国国画之艺术的审美,其实就是先人常常挂在嘴边的“玩画”。荣耀这幅山水图,只要你细细把玩,就会一层一层地穿透下去:用线条勾勒起的水阁房子是蕴其个性的,以侧锋浓墨作背景的用意在于深闺锁春。但一抹水天相连的亮色又似乎宣告锁不住的春光正在静悄悄地外泄,在蠕动,在加倍地滋生……


中国当代社会的变革与快速发展,为艺术家的创作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。当下美术界在现实主义与写实主义的创作与之研讨中,又常常各抒已见和取向各异。这既是一个怎样看的问题,又是一个艺术手法表现的问题。我觉得荣耀在这里就跳出了概念的纠葛。他面对的是现实的题材,描绘的是现实的生活。但在他的艺术手法中,又不是单纯地作为现实主义的写手而去描绘之。这也得益于荣耀自身较高的理论修养。他总是以文化为依托,以情趣为笔墨,在以心化境之下创作。


《古镇秋韵》《水乡梦里》等系列作品表现的精神实质,就是他运用艺术描绘的不断更新的技法,与之画面深处反映着的生活内在的东西。在千百年同类题材(自然山水、花鸟)下,取其真实又去艺术地反映之,把现实作为一种生命的内涵,随着时代的前进和生活层面的不断扩展而不断变化着,探索着,以求得画面艺术效果的不断提升与画的内涵文化的不断加强,这就是当今在中国画坛上崛起的朱荣耀和他的艺术品格。
作者系学者、艺术评论家、嘉兴市美学学会会长、张宗祥书画院院长
友情链接: 网站管理 雅昌艺术网